Você está na página 1de 4

法海情仇(1) {禊子}

發信人: abstsai@ms1.hinet.net (Post Gateway), 信區: BudaXfile


標 題: 法海情仇(1)
發信站: 由 獅子吼站 收信 (Sat Dec 27 15:15:25 1997)

【小說】
##這是為一位老友而說的故事,也祝福天下諸有情。##
==================================================

-=-=-= 法海情仇 =-=-=-

元旦前夕的台北,午後五點一刻,灰濛濛的天空懸浮
著雨滴。一輛深藍色的 BMW 疾速的上了建國高架道路,向
著南下的方向頭也不回的奔馳著。Kent 兩手緊握著方向
盤,他剛剛下定決心關掉了手機,不讓秘書 Ms.張、太太
美琴或者 Candy 找到他。

煩悶的心情讓他加足了油門,公路兩邊的護欄霎時成
了時光隧道般的兩道白光,Kent 腦中一片空白,這些日子
過得像行屍走肉般的麻木,他對任何事已無任何感覺。

或許是原先一切都太順了,以致於一切成就似乎都是
應該的,包括和 Candy 不倫之戀的發展也是如此。然而,
這一切似乎都在慢慢的質變,他感到事情已逐漸超出掌控
的跡象,可是又說不出所以然來。

和 Candy 相識是婚後第三年,那一天在 U 公司裡


和張總談判,他老覺得張總新來的秘書好像在哪見過,每
次她進來時 Kent 總是不自覺的要仔細的看看她。她也好
像有那種感覺,目光交接時她總是報以禮貌的微笑。

簽好約,本該和張總晚餐,不料突發狀況,張總趕往
香港去了,於是由 Candy 代理張總和他吃飯。兩人就這樣
交往了起來。彼此話並不多,Candy 總是安靜的聽他談些
工作上的瑣事,像是一個老朋友般的隨他有一撘沒一撘的
聊著。
六年了,他的事業已是國內排名一千之內,成功的滋
味卻讓他品嚐更多孤寂的心境,生活是為了什麼?這些年
來他一再問自己。美琴忙於慈善功德會的事務,他的企業
每年撥出一千萬元資助這個功德會,家中一子一女功課也
很好,男孩今年上了台大電機,女孩在北一女中二年級,
年年他們都是會中的美好慈善家庭的樣版。

全家福照片中的他,笑容有些滄涼。Candy 這些年來
並沒有任何要求,她總是安靜的聽他獨白,隨順著他的需
求。她已離開原公司四年了,現在在一家教室教花藝,她
已是插花界有名的老師,任何人一看見她的花作,總是不
自覺的會感受到那種莫明的感動,一種恬靜、安祥,出世
間般的喜悅。

他覺得好像欠她許多似的,但是兩人並不是欲念或金
錢的結合,每次她拒絕他的厚禮時,他的自責感就又加深
一層,這些更給了他一種無法擺脫的情愫。他明知這樣是
有違居士戒律的,但是他無法自拔。為何這樣?為何這樣?
他不願求功德會的師父給他解答,或許是為了維持形象吧。

去年,有一天陪同客戶到日月潭開會並渡假,他先由
日月潭返回台中。路上,一座山門吸引了他,金色的楷書
字體--無間寺--讓他不自覺的開了進去。

一座很小的唐式木造寺院,三個建築一字排開,正中
是佛堂,只有二十坪大,左手是書房只有五坪大小,擺了
一櫃的佛書。右手同樣大小一間看來是寮房,房門外掛著
一個斗笠和一雙工作膠鞋。

時間是午後三時,佛堂中傳來木魚聲,他的車聲並未
中斷木魚。農曆的七月是炎熱的季節,他出了車子,身上
的汗就直流,一面用手帕擦著汗,一面往佛堂走去。

脫下鞋子他小心的半蹲著躡進了佛堂,低著頭對著中
堂就頂禮,禮完抬頭一看,一尊約二公尺高的地藏菩薩正
對著他看,他身後的光線由菩薩手上的珠反光回來,像是
由珠中投射出來的火光一樣,他心中一震,一種似曾相識
的異樣感覺油然而生。

案前一位老比丘獨自唱誦著,他聽出了是 "若人欲了
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當老和尚
唱到 "南無冥陽救苦地藏王菩薩" 時,一股悲愁突的湧上
心頭,他不由得嗚嗚放聲大哭起來....。

一年多以來,無間寺成了他常去的地方,他成了老和
尚的弟子,老和尚教他地藏法門,但是除了要他苦讀地藏
三經、禮佛拜懺之外,他心中的問題一個也不給他回答。
只要他一問,老和尚就兩眼直直的說「什麼?」或者是用
「有一天你自然會明白」來回他。

他知道師父是故意不告訴他的,心中打定主意有一天
一定要找到他心中疑問的答案。在山上他覺得很自在,但
是一到了台北,他就成了脾氣火爆的老闆,似乎他已遠離
了那個慈善佛弟子的形象越來越遠,他自覺得一點都沒有
地藏菩薩的那種對他人的慈悲和智慧。

xxxxxx

車子離開公路很遠了,天已黑了很久,但是車子仍然
急速的跑著,車燈照著眼前的路上,兩團圓光領在他前頭,
這是永遠不可能有交集的兩團光。他想著美琴今天早上對
他攤開的一些照片,四張他和 Candy 一起在俱樂部對坐,
一張是他們由 Motel 開車出來的照片。

美琴沒有說什麼,只說她沒有任何要求,隨他怎麼辦
都好,只是他只能選擇她或她之中其一。想到這裡,他的
心情又煩了起來,他沒有答案,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他
知道這一次必須找到師父,這一次他真的必須找到師父。

遠遠的他看見了山上寺中的燈,那是他熟悉的光,一
年多以來,這光給了他無比的慰藉。用力踩上油門,他想
要早一點到師父那裡。然而,這是一處彎道,大燈正照著
崖前的兩株松樹,車子直直的往樹上撞上去。

轟然一聲,聲音震澈了夜裡的山谷,他眼前一片血水,
掙扎著想要由翻覆的車子座椅中解開安全帶,汽油味迷漫
在整個空中,接著又轟然一聲,光在他眼前漫開,意識昏
迷中他張口無聲的喊了一聲 "師父.." ,恍惚中,似乎看
見地藏菩薩的身影在火光中..。

"地藏菩薩...."他無言的呼叫著。火光在眼前好像
化成了一座時光隧道,他張著口,失神的望著隧道那頭,
嘴巴像是無水魚般的開閤,似乎仍在喚著 "地藏菩薩.."。

------(1)-----------------------------------------

Ξ Origin: 獅子吼站 ◇ 南無護法韋馱尊天菩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