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峻安

認知神經科學期中報告 Chap. 4, 討論「Just What’s Going On Inside That Head Of
Yours?」

文章整理
在「Just What’s Going On Inside That Head Of Yours?」這篇報導裡,Sandra
Blackslee 諷刺說,對 fMRI 持樂觀態度的腦科學家,就像顱相學家。
有些腦科學家認為,fMRI 的主要問題在於不當使用。他們認為,大部分用
fMRI 的腦科學家,沒有去回答重要的問題,例如「腦如何運作?」
事實上,這些腦科學家也在用 fMRI。其中有些認為,過去很多對腦的認識
是錯的,只有 fMRI 能告訴我們腦的真相;其中有些認為,儀器和電腦分析方
法的改進,可以消除 fMRI 的缺點;其中有些嘗試用 MEG 或 EEG,搭配 fMRI
同時實驗,藉以彌補 fMRI 的缺點。
然而,Blackslee 寫說,對 fMRI 最嚴重的批評是︰fMRI 偵測的血糖消耗,
不一定能準確告訴我們神經細胞的活性,舉例來說,當血液流進大的靜脈血管
時,所耗的能量有時候會被 fMRI 偵測到。

我的想法
由以上對這篇報導的整理,我想,對 fMRI 的批評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
腦科學家所謂的「不當使用」;第二類,關於一些技術上可能解決的問題;第三
類,關於一些不屬於技術上可能解決的問題。
第一類批評,有些腦科學家批評別人不當使用 fMRI,但是,他們的批評有
什麼好的理由嗎?根據這篇報導,這些人所謂的正當使用是︰把 fMRI 用在腦
1

功能的研究,例如回答「腦如何運作?」之類的問題。這種用 fMRI 的方式,我們
有什麼好的理由說,是唯一的正當用途?如果 fMRI 被醫生用來照一些病患的
腦部,作為診斷的依據;或者,讓藝術家照一些照片用於藝術品的創作;或者,
放在綜藝節目的攝影棚裡,照一下明星的腦以娛樂觀眾……等等,我們有好的
理由說,這些是不當使用嗎?
在報導裡,這些腦科學家批評的對象並不是醫生、藝術家或明星,而是其他
腦科學家。他們的理由是,那些人的研究對人類了解腦功能的貢獻太小。這很明
顯是把 fMRI 的用途局限在腦功能的研究。
我不確定是不是有好的理由支持第一類的批評。然而,如果我們要把 fMRI
的用途局限在腦功能的研究,就必須說︰用 fMRI 比不用 fMRI,確實能讓人類
更了解腦功能;不然的話,fMRI 毫無用途可言。現在我們遇到一個問題︰fMRI
用作腦功能的研究,有什麼優缺點?如果有缺點,技術上可能解決嗎?
如報導所述,相較於 MEG 和 EEG,fMRI 在空間上有較好的解析度,可是
時間的解析度較差。更明確地說,用 fMRI 可以分辨比較小的區域,大約可以小
到 cortical columns,但是,由於要花上幾秒的時間取得訊號,如果要用來分辨
幾個 millisecond 的神經活化,可能不是很容易;相反地,MEG 和 EEG 的時間
解析度比 fMRI 好,可以測到幾個 millisecond 的腦變化,但是空間解析度較差。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腦科學家想整合兩個實驗典範,因為這樣做的話,有可
能發揮兩者的優點,取得空間和時間解析度都好的實驗數據。
然而,fMRI 的缺點不只是時間解析度差而已。例如 Blackslee 說的,血流不
能代表神經活性的問題。此外,可能有些問題來自 fMRI 實驗典範本身的限制。
如果有,這些就不是技術改進就能解決的問題。
一個神經細胞可能和許多神經細胞相連,形成一個複雜的網路。如果我們挑
出其中一個神經細胞,這個神經細胞可能接受好幾個神經細胞的訊息,也可能
2

釋放訊息給好幾個神經細胞。神經的訊息有些是 EPSP,有些則是 IPSP,有些訊
息強,有些則弱。然而,當一個神經細胞接受的所有訊息傳到 axon 時,強度總
合必須到達 threshold,這個神經才會活化。直覺上,神經之間的連結強度和網路
結構,與神經活性並沒有等同關係。我們可以設想,兩個看似相同的行為,用
fMRI 看也相似,但是神經之間的連結強度或網路結構卻有很大的差別。
如果神經之間的連結強度和網路結構是了解腦功能的關鍵,那麼 fMRI 可
以告訴我們這些資訊嗎?由今年 Nature 的一篇 review(1),我們可能得到否定的
答案。這篇文章提到,microcircuits 在 net inhibition 的情況下,雖然 net spiking
output 減少,但是 fMRI 的訊號可能沒有減少。然而,microcircuits 和腦功能有很
強的關係(1),這告訴我們,fMRI 和腦功能之間可能有個無法跨越的鴻溝。
如果 fMRI 有一些問題,即使技術改進,仍然無法讓我們對腦有更深的了
解的話,那麼我相信,這些在用 fMRI 的腦科學家並沒有充分的理由說,其他
人用 fMRI 研究腦或作一些別的用途是不當使用。

參考資料
1. Nikos K. L. What we can do and what we cannot do with fMRI Nature R. 453,
869-878 (2008).

3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